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母女禁忌
母女禁忌

母女禁忌

当我走进卧室,还是被震惊了一把。


  两个女人在我床上睡觉。


  「睡个午觉,穿性感睡衣…」呆站在床边看着阿梅和小静。


  「唔…你回来啦。」阿梅听到说话声,醒来说道。


  她穿着浅紫色吊带连身性感睡衣,侧躺在小静身旁,右手轻放在小静侧腰上。


  而小静,则小猫似的缩着,双手轻握放在嘴边,窝在阿梅怀里。


  午后阳光,由床旁墙上白窗格中透进来,微风轻拂着白色透光纱帘,纱帘轻扬飘动。


  片片温和阳光,被拨动的飘忽不定,时而飘落地板上,时而投射在两女身上,明暗交错,温暖闲散。


  将卡在母女间的那道禁忌之墙,丝毫不剩地揉碎。


  看着这温馨的亲子画面,不禁轻卧到小静身旁,左手盖上了阿梅的手。


  随着阿梅的节奏,缓缓拍抚着小静。


  笑着看向背光的阿梅,一阵雪白柔光刺来,闪烁着视线却不刺眼,不禁笑着说道:


  「知道吗?你现在的形象,在我眼里完全就是女神,神圣、纯洁,不可亲近。」隐约的视线依稀看见笑容「你的女神就是你的想像,再神圣、纯洁,最终还是会被你压到身体下。」光亮中传来了笑语。


  话语落,被轻抚的手翻面握住我的手,圆润指尖轻抠着我的掌心。


  被抠的一阵挠心的痒,手撑起了身体,跨过了两女身上,侧躺到了阿梅身后。


  左手由腰下穿过扶着腰,右手继续盖上阿梅右手,依然轻拍着小静。


  抱住阿梅的身体,午睡后温热柔软,脸忍不住埋进了脖后发间,轻吸着发香。


  脖子被轻吐出的气息抚过,搔痒似的,白净的皮肤泛起了点点疙瘩。


  感到阿梅头低了些,胸口幅度加大,缓和体内燥热似的调着息。


  恶作剧地,左手透过柔软透薄的睡衣,在小肚脐上轻划了一下,引起触电似的后缩。


  下体前的丰腴俏臀,生气般的往后一顶「别捣蛋,小静还在睡呢。」阿梅不满地说道。


  「好啦,不捣蛋。我认真点。」说完下体往前顶了回去。


  感觉到臀部后方,渐渐加大的压迫感,阿梅默许似的,只是继续轻拍着小静。


  得到了默许,右手缩回,将阿梅的连身睡衣,自裙摆缓缓地往上拉,直至腰间。


  左手顺着掀起的裙摆,伸了进去。温柔地握住柔软的乳房,细细地揉弄,像是要把这午后阳光,一并揉进去似的,缓慢而轻柔。


  『唔呜…』忍受已久的闷哼声,看来昨晚难受的,也不只是我而已,不禁笑出了声。


  「呜…你笑什么?」听见我笑,似乎认为我在取笑她,不满地嗔道。


  「我笑你傻得很可爱。」加大了点揉动的力道,双指顺带夹住逐渐变硬的乳头,不时搓动着。


  『啊…呜…』轻咬着唇不敢放声宣泄,怕小静听到似的。


  亲吻了下后颈「为什么要怕她知道?适当的刺激也不是坏事。」知道她怕过度刺激小静,所以乾脆直接把话堵死。


  「况且,这情况在往后,不是应该常常发生的事吗?你说是不是?」嘻嘻两声,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呜…这样说…也是…只是…别太大声…啊」被说服的阿梅,艰难地喘道。


  「好的,如您所愿,我的女神。」说完右手向小静的胸口伸了去。


  惊醒般「你…你要干什么?」阿梅右手迅速扣住我的手,惊慌地说道。


  「适当的刺激呀。」我理所当然地说道。


  摇着头「不行不行,这太快了」她转过身担忧地望着我道。


  「你不能期望,孩子会主动明白你的想法,你得给她点想法和机会。」「我想这些年,你试过的方式一定不少,但是,有用吗?」「目前的小静听不进我们说的话,得透过其他方式唤醒她。」「现在,这就是我能做的。而且,这不也是你期待我往后会做的事吗?」我正色地说道。


  「……」阿梅无言。


  左手向下移,放在她的小腹上,缓缓地轻柔滑动,像拨着海滩细沙般的仔细。


  「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你和你重视的一切,你要相信我。」像是在话语间施加了魔法,嘴唇轻贴着她的脸,缓慢、认真地说出每一字,每一句。


  缓缓挣开了她的右手,反握住她的手,提线木偶似的,缓慢抖动地朝着小静胸口。


  就在那白色连身睡衣下,含苞待放,却可能不再有机会被开发,层层包裹的细嫩花苞。


  「这是为了她好,多久了?也许她有的,就只是这一次的机会,唯一的一次,鼓起勇气尝试的机会。」知道阿梅内心的煎熬,在她耳边说起鼓励的话。


  像浇水在百年未雨的乾涸土地上,颤抖的手渐渐稳了下来,布满担心害怕裂纹的手,将鼓舞的话,甘霖似的全数吸收,显得坚毅笃定。


  终於,阿梅的手,轻触上丝质睡衣,却触电似的缩了回来。


  鼓励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握着她的手再一次抚上。


  透过她的手,感受到向下压的幅度,小静有着比妈妈稍小,却更为坚挺的乳房。


  带着阿梅的手,缓缓地,揉压着这片初次登入的柔软星球。


  怀中体温渐升,感觉周围羞耻气氛渐浓。放开了抓着阿梅的右手,伸回到了阿梅的乳房。


  「不要怕,还有你的左手。让小静感受到更多,更多母亲的关怀,还有爱。」诱惑的话语,不断在她耳边吐出,冠以母爱之名。


  似是有股看不见的力量,控制着阿梅抖动不已的左手,缓慢、迟疑地伸向自己女儿的乳房。


  而我能做的,是尽心地揉捏着她雪白柔嫩的乳房。


  为了小静,这些是必要的。


  因为之后,还会有更多艰难的抉择和决定,需要我俩一起齐心努力和面对。


  随着揉动『呜…嗯…哈嗯…』她不断地喘出阵阵呜咽声。


  而她终於抵达右手之处的左手,勉力地做着相同的事,羞赧而缓慢地揉动着。


  决定再帮她一把「你喜欢我揉你的乳房呢?还是乳头?」明知故问地轻声问道。


  「…都…都喜欢。」她低头轻声说道,似乎觉得自己太过贪婪。


  「我也是唷。」安抚似的附和。


  「你的手,就是我的手;小静的乳房,就是你的乳房。」「那对已经长大的乳房,因为第一次的抚摸来自母亲,而感到欢喜和雀跃,你忍心让她们失望吗?」错乱观念般的蛊惑。


  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没关系,都是我做的,跟着我做就行了,我怎么揉,你就怎么揉。」「甚至,你可以加点自己喜欢的。」语气中,开始带了点兴奋的炙热呼气声。


  『啊~』被热气击中了耳垂,阿梅喘了声,可以感觉到,她双手揉捏的速度加快了。


  在之后,我只是专心地捏着她的乳头,我希望她能够再进一步。


  『呜…』小静的嘴里,忽然传出了一声嘤咛喘息声。


  阿梅好似受到鼓励一般,感动地伸出双手四指,捏住了小静乳房前端,尚显粉嫩嫣红的乳头。


  『呜呜…』小静的回应令人振奋,我也加快了手上搓动的速度。


  甚至空出一只手,将长裤与内裤脱了下来,将阴茎穿放进阿梅大腿根部,缓缓地磨擦着她的内裤,感受到下体有热气传过来,阴茎透过内裤磨擦着里面的花瓣,让内裤渗出了一片湿滑。


  沾黏着渗出的爱液,越是磨擦就越是带出一片黏稠丝线,织着蛛网般地遍布大腿夹缝。


  「阿梅,等等我插进去时,你千万不能叫出来。」「这是小静的第一次,这是她的主场。我们要把喘息的空间留给她,你懂吗?」像是传播邪教似的,说的似是而非,出发点为爱的谬论。


  『唔…好…我会…努力的…』阿梅边喘边说道。


  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还握有『不允许插入』的选项。


  伸手拉下她的内裤,故意只脱到膝盖上,便用力将阴茎顶入了她的阴道内。


  急忙伸回手,摀住自己的嘴『哦…』阿梅胀红着脸,苦撑着不叫出声来。


  下体开始抽插「要加油喔,差一点点就叫出来了。」认真地幸灾乐祸说道。


  与过往不同,每一次的插入,都是一插到底,完全没有温柔体贴的迂回曲折。


  待到拔出,像是挥击球棒前,收缩到极点蓄势待发,再连接着上一个动作,用力插入。


  只见阿梅憋红的脸,皱眉咬唇,眼眶中不断凝聚着宣泄不出的快感,如水般凝结成泪。


  「亲吻,也是种宣泄的方式。」


  「你还记得,上次亲小静是什么时候的事吗?她就是个孩子,需要母亲关怀抚慰的孩子。」我在她背后,轻柔地说道。


  因为我知道她没办法亲吻到我,於是好心的边猛干着她,边提醒道。


  似是仍有犹豫,并没有见到阿梅有任何动作。


  但随着我不断深插进她的小穴,雪崩似的快感不停累积着。


  无法呻吟,她只能咬着唇忍着,期盼着眼中流出的泪,能稍稍缓解心中欲火。


  『啊~我不行了。』


  随着一声轻呼,她将小静拥入了怀中,渴求地轻轻吻着,怕弄坏似的。


  知道目的达成,也不说什么,继续埋头苦干。


  被夹在两对乳房间的手,换了方向,想先习惯将来属於自己的乳房。


  果然布丁似的柔软丝滑,乳头的触感更是丰富有层次。


  似乎晓得我在干嘛,阿梅的阴道猛地一缩,层叠的软嫩,夹得我差点直接射出。


  明白不能再过份了,双手转回到阿梅的双乳,继续不停地用力揉捏,像要帮阿梅发泄出不能喊叫的情欲似的。


  房中只剩小静似有若无,嘤嘤婉转地轻柔呻吟声,还有下体猛烈的撞击声。


  阿梅的阴道湿透了,禁忌的行为,让她羞赧却无法阻挡快感袭来,围堵不住反而来势更猛。


  两人身体下的床单已经湿成了一大片,随着不停地交合抽插,阴茎带出阴道的爱液,不断在扩大。


  终於,在我忍受不住,阿梅阴道内湿滑皱摺的不断磨擦,还有渐窄紧迫的压力。


  将精液,不断地射进了阴道内。


  受到灼热精液打赏似的浇灌,她的阴道持续不断地收缩,吸吮似的回味着精液的味道。


  最后留不住满溢的精液,便伴着爱液,缓缓流到了床单上。


  拥着小静,阿梅疲累地喘着气,像是刚生产完,抱着婴儿般睡着了。


  看了看时间,距离饭局还有不短时间,调了闹钟,一把抱住两人睡去。


  窗外阳光依旧灿烂,不时小片地,闪动晃在床上三人身上。


  一片和谐静谧,亦有着等量的情色妖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