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带她来家干
带她来家干

带她来家干

最近一段时间和艾艾的关系在经过一段冰冷期后又进入了一个新的蜜月期,自上个月那天我和她一同从我家出来后,一连两星期没有她的消息,最后我实在忍不住联系了她,上周六,我约她见了面,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起身去卫生间,并悄悄将一包纸巾放在身上,我心中一动,在她回来后,我问道:「你要是没来事会害怕吗?」她可能没想到我问她这话,有些害羞,说道:「那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没有来。」听了这话,我吓了一跳,看着她一副正经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的,我说:「不会吧,真的?」「是的。」我希望她会告诉是逗我的,没想到她继续强调,我紧张了,不安了,喃喃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她这时才放过我,说:「骗你了,我早来了。」


我吁了一口气,「那如果我真的怀上了,你会怎么做?」她又问道,女人就是这样,总是那么多假设,我看了她一眼,思忖着如何回答这个棘手的问题,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与殷切,我知道我的回答对她很重要,对我们的关系也很重要,我调整了一下情绪,说道:「能怎么办,难道要生下来?」「当然不会,那你会怎么办呢?」我知道她不想说打胎这两个字,但意思我已经明白了,「如果那样,我会一直陪着你,请假陪你的。」语气坚定而果断,说完这话,我很满意,她似乎也很满意我这样的回答,「那样你身边的人不就全知道了吗?」我知道她说的身边的人是指我老婆,她不想提,她就是这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少主动提我的家庭,也从来不问,有时我提出来的时候,她也总表现得很没兴趣的样子,这也许是她的性格特点吧,我装傻说:「这有什么,我不说谁会知道,而且男人之间对于这种事我们是统一战线的人。」她咯咯的笑了。一番话下来,我的心跳加快了,这个话题让我的阴茎硬了,让我再次有了性的冲动,我和她不在床上的时候从来不谈性,甚至开玩笑都少,今天这是头一次,所以我有些冲动了,尤其谈到她怀孕的事,使我想起了那天不带套两次插入她阴道的情景,那温暖湿滑的阴道难免使我阴茎不会硬起来,我甚至想马上就带她回家,好好的和她做一次,但时间不够了,下午还得应付老婆那里,我喝了口酒,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换个话题吧。」她笑了。就这样我们一直吃到三点,餐厅基本没什么人了,我俩从餐厅出来,我知道她五点要去上晚班,中间还有两个小时,我和她向着她家的方向走去,当快到她家楼下时,我说:「你不是五点上班吗,我再陪你会儿吧,啊不,你再陪我会儿吧。」「好啊!」她也许在等我说这话,所以非常爽快的答应了,我又一阵兴奋,于是,我和她继续向前走,她提议说去唱歌,我答应了,来到歌厅,包了一包间,她很兴奋,又是调又是弄得,我相反却觉得有些无聊,她唱了几首,总体感觉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一般吧,让我唱,最后挑了一曲郑均的《灰姑娘》,勉强唱了下来,然后我便有些心猿意马了,坐在她身边,她看着屏幕唱着,我从后面搂住她,轻吻她的脖子,咬她的耳坠,她渐渐停了下来,将头扭过来,于是两片热烈的嘴唇贴在了一起,热烈而投入激吻,我手轻抚过她的胸,她今天的表现很投入,虽然放着音乐,但仍可以听到她发愉悦的呻吟声,很奇怪,我这个时候,并没有太强烈要和她做爱的想法,相反却很想这样与她激吻,也许我和她在这方面太缺少了吧,我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便上了床,第一次吻她的时候便是做爱的时候,后来几次也是,我们一见面便直奔主题,对于这种让人神魂颠倒的接吻却缺少的狠,所以今天我有很特别的感觉,是那种恋人般的感觉,她可能也是,所以今天我们表现的居然很疯狂,哪里像已经做过十次爱,一丝不挂的睡过四夜的人。常听说,接吻比做爱更能提升男人与女人间的感情,通过今天我明白了,也明白了为什么找鸡做的时候,我和鸡都没有接吻的想法,妓女可以给我口交,给我舔屁眼儿,却绝不会让我碰她的嘴唇,我也很少有这种想法,唯一一次是我找的第三个楼凤,她太漂亮了,至今仍令我难忘,我忍不住要与她接吻时,她拒绝了,并说她只会和她的男朋友接吻,虽然那天,她含着我的阴茎为我口交了十分钟。唱歌已经不重要了,任由卡拉OK放着,我和她在沙发上相互抚摸接吻,当我提出她何时不理我的时候,我隐约从她眼睛中又一次看到泪花,女人是个多么感性的动物啊,我感动着感慨着。


第二天是周日,一天在牌桌上度过的,晚上回到家中,便迫不急待给艾艾发短信,聊了一会儿,我的思想开始斗争了,艾艾的身体我是梦寐以求的,虽然已经不至一次把她带到家里,但对于今天第五次带她来家是需要勇气的,我在情欲与风险间徘徊,在冲动与理智的夹缝中犹豫,最后,艾艾的身体与湿润的阴道战胜了一切,「你想来我家吗?」「你想让我过去吗?」「恩。」「那我过去。」「恩,我还是上次那个地方等你。」好了,发出这条短信后,我知道今晚我又将迎来一个美妙的夜晚,我环顾一下四周,将东西和电脑里的东西收拾一下,便出门了,之所以这么早出门,是因为我要买安全套去,进了药店,我打算买三只装的,原来我是不知道的,这还是上次和一个女人做时她买了,我才知道还有这么方便大众的东西,这样多好,一次用完,不留后患。见到艾艾了,她穿一件露腰的白色背心,下穿一条仔裤,系一条很时尚很夸张的腰带,很青春很有动感,我不禁心中一荡,到了家里后她照例一头便扎到电脑前上起网来,我坐她的后面看着她,她登上了校友录,让我看了看她大学时代的照片,还下了几张存在我的电脑里,这样以后想她的时候可以看看她的照片了。我打开一部A片和她一起看,但她似乎并不太感兴趣,我的兴趣也一般,我更喜欢真实的东西,看了一会儿,我和她都没什么感觉,于是便让她看看我珍藏的一些电影,随便浏览了几部,我开始有些心神不宁了,想着如何让她上床,突然电话响了,是老婆打来的,我心中不禁紧张起来,说道:「别说话。」她点点头,老婆问我明天中秋了回哪儿,我说回我家过,老婆没再说什么便挂了,打电话的时候,我看着艾艾,艾艾很配合,安静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我挂了电话,又看了看她,我以为她会问呢,但没有,她应该知道是我老婆,所以她不问,我有些尴尬,但又不知道说什么。「你困吗?睡觉吧。」「嗯,你关了吧。」我以最快的速度的关掉电脑,和她来到卧室,她有些不自在,站在床边不知道该怎么做,以前几次她都是先洗澡的,然后穿着内衣来到卧室,但今天不一样了,她走到窗边看着下边的夜景,小区的夜景还算漂亮,灯火点点,很有大都市的感觉,「好高啊,要是跳下去肯定没命了。」「哈哈,为什么凡是来我家的人都爱说这句话,别说20层,就是五层跳下去也完蛋啊。」「哈哈!!还有谁问过?」她的问题总是提得很怪,有时我认为她应该问的东西她反而丝毫不关心,净提些我意想不到的问题,「我的朋友呗。」直到今天我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她实际上是探我,是不是经常领女人来家,呵呵,这句话是带着醋意的。我们躺下后,聊关天,我并没有急于去拥抱她的身体,她平静的躺在那里,毕竟不是一次了,所以今天的我居然很平静,聊了一会儿后,我爬到她的身边,轻吻她的脖子,她可能对于我今天反常的发现已经不耐烦了,所以非常迎合的仰起了脖子,一切太熟悉了,这已经是第11次亲吻她的身体,点燃她的欲望,过程是一样的,我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有技巧的男人,看A片里全部是女伺待男的,所以我在这方面完全是自学,我认为我的方式应该很容易被女人接受,但每次都这样,不知道艾艾烦了没有,每次都是这一套,连我都感到有些烦了,但还是其它的方式吗,我不会了,我吻了她一会儿后,从身上下来,侧对着她,轻咬着她的乳头,一只手向她内裤里探去,不知道是我摸的地方不对还是别的原因,每次我都摸不到一片汪洋的河泽,今天也是,但当我继续向里深入后,感觉到了那粘粘的滑滑的液体,而且随着我的手指,逐渐多起来,我不知道这些液体是我亲吻她时有的还是我的手指的作用,但不管怎么样,我喜欢我的女人在我身下流下旺盛的液体,很有成就感。就这样,我轻玩着她的小逼,看着她,她闭着眼,享受着,两条洁白的大腿时不时扭动一下,我再次来到她的阴道前,再次面对她健康而又饱满的阴道,我用两手指轻轻挑拔了一会儿,便一头扎了进去,舌尖时而舔,时而挑,时而吮,她轻呼着,我不时抬头看看她,她身体向后努力的仰着,脸向上,呻吟着,她的阴道很标准,和我见过的大多数的女人是一样的,我现在回忆一下和我第一次做爱女人的,好像很怪,她的阴部看不到内阴唇,需要使劲将外阴唇扒开后才能看见里面的内阴唇,那时,我只见过她的一个人的,所以认识是最标准的,后来有了第二个女人,我还奇怪呢怎么不一样,现在明白了,女人的阴部和女人的脸一样,是迥色各异的。而且女人的爱液也不尽相同,艾艾的几乎没有味道,好像略有一点咸味儿。当我觉得时机差不多的时候,我起身,拿过一只套套,说:「今天你为我套上吧。」她点点头,于是,我平躺下,她撕开包装,将套拿在手里,问我:「是不是这样?」我说是的,她一只手握住我的阴茎一只手握住套套扣在我的龟头,然后轻轻向下撸,于是我的阴茎便在一阵压迫感下穿上了工作服,每当这个时候,我觉得此时是做爱过程中仅次于射精的快感,因为这个时候是插入的女人阴道前的最后一个时段,在此之前,我也许已经做了许多大量繁重的工作,清除了无数个障碍,终于修成了正果,迎来了最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所以此时的我既有种性爱的兴奋更有种成功的喜悦。


我将她的腿分开,手握着阴茎在她的两腿间试探挑拔,很轻松的找到了洞口,腰一用力,伴随着一声她的轻呼,进去了,我开始了抽插和活塞运动,她的声音很大,我一阵兴奋,她的叫床声音也很标准,和大多数女人一样的,时间真长啊,从来没有这么长久过。射完后,我拔掉套套,用手纸包起来扔到垃圾筒里,很奇怪,每次的这个时候我竟然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愧疚,所以每当结束后,我会很快回到我的女人身边,依偎在她的旁边哄她,我回到床上,艾艾仰面躺着,一脸的幸福和满足,不说话,我在她旁边看着她,她的确是个美女,非常的秀气,我抚摸着她年轻的身体,极度的疲劳让我不想说话,就这样,我们沉默了半晌,才开始聊起天,说的什么我现在竟然想不起来了,反正是瞎聊呗,她半掩着身子,我一丝不挂,她的小脚丫放在我的阴茎上,饶有兴趣的上下挑逗,我感到很受用,我享受着,时而用手抚摸她的脚背,她竟然乐得咯咯的,怕痒。我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我珍惜每一次机会,因为我知道,我和她这次以后,不知再会何时才会相会,也许永远不会再有机会了,所以,我在休息片刻后,又不老实起来,艾艾每次对于的侵犯总是来者不拒,但也从来不会主动与我亲热,她能偶尔用手抚摸抚摸我,我已经很知足了,我又一次趴在了她的身上,做着同样的动作,这次更长,长得几乎让我有些烦了,竟然努力去射精,这种感觉只有在我自慰的时候才会有,这回我的阴茎竟然在女孩的阴道也犯起了这个毛病,运用传统的姿势很难射出来,而且我也想趁此机会尝试一些其它体位,于是,我拉起她,让她坐在我的腿上,我的阴茎始终没有离开她的阴道,我也坐着,我和她面对面,说:「你动。」「不,我不会。」我知道她不会这样做的,于是,我托着她的腰,向上举起落下,借着床垫的弹性,并不是感到很累,时而还可以亲吻她的乳头,我双臂紧紧的抱着她,和她紧紧的贴在一起,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女人对此也很受用,不是说男人的怀抱,女人的天堂吗,每次的紧紧的抱她的时候,她总会发出愉悦的声音。这种姿势一阵后,我又把她放了下来,回复到原来的姿势,就这样,又一次射了,我习惯性的查看了一下她的阴部,口仍张着,爱液很丰富,看来任何女人的不停的抽插下都会分泌很多。


我再次审视着这个躺在我身边的女孩,再次感恩上帝赐于我眼前的一切,她的出现令我沉闷的生活多姿多彩了许多,我是个非常容易的满足的人,艾艾性格,其实并不是我最最喜欢的那种,相比之下,我更乐于与那个女硕士聊天,但那只局限在网络和电话中,当我和她相遇在现实生活后,一切都变了,一切都结束了,我和艾艾在电话里聊天从没超过过十分钟,在网络上更是少之又少,即使在网上碰到的那几回,也只是廖廖数字,包括第一次在网上认识她,她只是我在众多邀请者中的之一而已,之后,我便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竟然会和她发展到如此地步,让我再次感叹生活中那些可遇不可求的奇缘,让人稍不留意,奇缘便会与自己擦肩而过。


  我和她相拥着进入了睡梦


【完】